又入新年

By 2008年01月13日摄影生活, 摄影作品

又入新年-谭柘寺的屋顶

齐豫的声音真是空灵。白天听她的佛经,晚上就听些钢琴曲。都是安静的,让人充满幻觉的音符。

我的零七眨眼就结束了,好像在零六年年末的时候,我还写过一篇回顾的日记,这会儿忽然就已经又过了一年。记忆中,我是零五年来到这里,零二年高考,九六年进中学⋯⋯大多数事情都发生在上个世纪末的时候。

当然,我已经差不多完全忘记了。

我的记心很不好,初中的记忆已经相当模糊,小学时期在我脑子里更是几乎没有留下痕迹,甚至我都记不起那时侯的同学——除了一个常年欺负我的男生以外。似乎那时侯的小学里等级观念严重,所有的班干部一定是逐级提拔,而我自从“平步青云”到大队长之后,那个男生好像有了更多盟友。初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女孩子。幸福,期待,伤心,失落,反叛,几乎都在那一时刻来到。而高中的记忆又被另一个女孩充斥,这一次所有的东西来得更浓郁一些,不同的是少有幸福。期待,伤心和失落成了生活的主旋律。即使是幸福,也似乎只是一厢情愿的在小角落里偷偷给自己找来的幸福的理由。那段日子很难熬。另外就是,我当了干部,办了杂志,成了常委。

整个大学里我只做了两件事情,摄影协会,和呆呆论坛。入党考试的时候因为没有作弊(可别人都做了),被伟大的党挡在大门外。四年我没能记全班上同学的名字,因为我很少去教室上课,可我仍然是许多老师最喜欢的学生。记得高二的时候我说要办摄影协会,结果一年后拥有了上千的会员。大三的时候我说也想要奖学金,结果连拿两次,直到我毕业。

毕业那天欢呼着离开。

时至如今,却只剩下伤感,和暗自香浓的怀念。

零六零七,这是最无趣的两年。虽然我已有了其他人羡慕的那些东西。虽然我仍然在摄影,在大学教过课,去其他城市做些讲座,甚至自己办过班。虽然我也拍了一些东西。而事实上一切并不如意。唯一开心的是听说我终于连团员都已经不是了——长嘘一口气。从小学就被迫开始的政治身份终于褪去了。

我是老百姓。

零七的摄影日渐浮躁。当技艺没什么长进时,我就关注起器材的方面来,从徕卡MP到哈苏H3。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抱起了我那台简单的小相机。擦擦干净。今天买了些胶卷,黑白的,还有新的药剂,以及一个小小的随身包。

最近也频往已经深有感情的潭柘寺,住在寺门外,寻求清静,求得悟心。或许,我该去做些我擅长的喜欢的事情,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就像以前那样。就用这只定焦头,仅仅胶片,仅仅黑白。六年前那随身携带相机的习惯也将要重新开始。

还有。

或许我可以尝试与宗教有关的摄影。

4 Comments

  • 说道:

    怎么每个人都喜欢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回想过去“`我在自己的日记里面也说,”高中..8年前了..我到底几岁了…” 因为前段时间和很多以前的同学朋友打了电话“虽然很久没有联系了“但是电话那头的他们听到我的声音仍然很开心,似乎中间这么多年的分隔不曾存在过. 所以更加觉得朋友的可贵.

    曾经带给过别人的伤害,会在某个时候加倍的承受在自己的身上…曾经受过的伤,也会在某个时候转变成快乐和幸福降临. 生活,是一个跷跷板,没有人会永远快乐,也没有人会永远哀伤.

    这是我自己曾经安慰别人的时候说的“`结果后来反而被人用来安慰自己了“`才让我再想起。呵呵“`其实真是这样。高中的自己很自私,所以大学得到了一段太惨痛的回忆……

    。。。

    如果真的可以同倍的转换成快乐,那我一定可以幸福好几辈子…

    我绝对相信你会是一个很成功的人。现在不是很幸福吗?有宇子,然后,一切都在有序的计划中。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所以呢,大家都向前看吧“`^^

    [回复]

  • 说道:

    加油“^^

    [回复]

  • 赵东洋说道:

    你拍的太好了 ,拍出的主题鲜明,说的条条在理, 我想跟你入手 不知怎么联系你

    [回复]

    LEON 回复:

    http://byleon.com/archives/497往下拉,你会看到我的联系方式。

    [回复]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