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摄影讲堂

《梓曰》随我来,随缘去

By | 推荐博文, 摄影讲堂 | 8 Comments

《梓曰》随缘来,随缘去

前日入梦,许多年纪稍大的人围坐在一起,似乎感到自己时日无多,正等着台上的巫师做法,盼能逃脱衰老、疾病、死亡之恐怖。巫师画着脸谱,挥舞着火把,跳着奇怪的舞蹈,唱着祈祷的歌。台下人们好似满怀期待,但又好似面无表情。恍惚间又过了些天,人们再次聚在一起。一位老僧盘坐高台设坛讲法,身材高大,面相庄严,声如狮吼。他只问道:“你们准备怎么办?”台下顿时交头接耳,焦急而混乱,片刻之后陷入一片沉默。老僧人望着大家,只说了六个字:

随我来!随缘去!

我于场外,字字如响雷入耳,

又似答疑,更似发令。自此顿悟初醒。 Read More

《梓曰》无后期,不摄影

By | 摄影讲堂 | One Comment
著名的风光摄影大师安塞尔·伊士顿·亚当斯(Ansel Adams)便是化学暗房后期处理的高手。

著名的风光摄影大师安塞尔·伊士顿·亚当斯(Ansel Adams)便是化学暗房后期处理的高手。

是时候放下成见了。自从人类拍出的第一张照片开始,后期处理就与前期拍摄形影不离。

一、传统暗房后期

那时的摄影师需要在暗房里配化学药水,用于冲底片、洗照片。在冲洗过程中,我们用温度计控制着药水温度,从而控制照片对比度和杂点,我们用天枰控制药各成分的含量,从而控制照片影调和色彩,我们经常在将底片放大成照片的过程中,用自制的黑色小纸片干涉相纸上接收到的光线的量,从而改变照片局部区域的亮度。

安塞尔·伊士顿·亚当斯(Ansel Adams)  Mount Mckinley And Wonder Lake, Alaska, 1948  1949年印制版

安塞尔·伊士顿·亚当斯(Ansel Adams)
Mount Mckinley And Wonder Lake, Alaska, 1948
1949年印制版

我们在把相纸浸泡在显影药水中,影像慢慢的从相纸上显现出来。此时,如果我们伸出一根手指头,瞄准相纸上一位姑娘的脸部用力揉搓的话,这一区域的相纸会摩擦生热,从而加快了化学反应的速度——姑娘的脸部会变得很黑,一个漂亮的黑娃自此诞生。 Read More

《梓曰》摄影禅心

By | 摄影讲堂 | 2 Comments

摄影中的禅

前些日子在苏州给邮储全行新闻工作者授课,昨日晚上回到了北京,今天带一些学生外拍并点评,明日随戴姆勒集团前往四季花海创作作品。这几个月来,马不停蹄。

平江路之竹,苏州,Apple iPhone 5

平江路之竹,苏州,Apple iPhone 5

越是忙碌之时,我就越是早起坐禅。于我而言,睡眠并不是最高效的调整方式,而哪怕十分钟的垂眼静坐,都是事半功倍的。在这呼吸片刻中,世界上的一切都静了下来,一切变得清晰分明,虫鸣鸟叫,鱼儿摆尾,树叶沙沙作响,阳光抚触于身。我甚至能感觉到一只猫正悄悄靠近我打坐的石台,端坐在下方抬头仰望,一切真切无比,一睁眼,小猫转身碎步跑开。这样的练习割裂了时间,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还未到来,一切重负都未曾拿起,何来放下? Read More

《梓曰》为什么有些照片不那么好看,却能卖几百万美元?

By | 摄影讲堂 | 2 Comments

为什么有些照片不那么好看,却能卖几百万美元?

艺术一事,原本只是私属的表达方式,只需要一个表达者,一个聆听者即可。表达者表达得彻底,聆听者聆听得入迷,这就是好的艺术。

但对艺术定价时,我们便需要多一些聆听者,而且大家都喜欢才行,只有当有许多人都“愿意出钱”购买的艺术,才有了“价格”尺度的衡量,此时存粹的艺术就成为了“大众艺术”。

《Rhein II》 安德列亚斯·古尔斯基(徳)<br />​1999年拍摄,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430万美元成交

《Rhein II》 安德列亚斯·古尔斯基(徳)
​1999年拍摄,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430万美元成交

再幸运一点,如果你的表达方式恰好被一群有钱人喜欢上了,此时即使老百姓完全不喜欢也不要紧,因为它已经成为了“高端艺术”了,因为这些特别的“聆听者”的购买能力很强,竞相购买收藏,所以价值连城。

好了,让我们再回到原点,存粹的艺术原本只是私属的表达方式。摄影也好,音乐也好,舞蹈也好,甚至语言也好,只要有一个人原意表达,有一个人原意聆听并陶醉其中,对于这两个人而言,这就是无上的艺术,就是天籁之音。此时此刻,艺术的价值,与价格无关。

换句话说,有知音,才有一切。

Read More

《梓曰》怎样看待“模仿”一事

By | 摄影讲堂 | No Comments

梓曰:怎样看待“模仿”一事

 

背下一本书或许可以拍出漂亮的照片来,但无法创作属于自己的艺术。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在今天就教你拍出“不难看”的照片来,这是非常容易的——你只需要照我说的去做就好。就像你所知道的:“拷贝”、“山寨”已有的成功者通常是非常简单的事,但那些通过拷贝别人的摄影技法得来的照片虽然“漂亮”,也仍称不上是有价值的摄影作品。就像是奢侈品,模仿得超级成功的顶多也就叫“超A”,但永远不会是真正的“正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