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反思

我的二零零九:一只小小生命的一次小小反思

By | 摄影生活, 摄影作品 | 29 Comments

(如果您通过邮件或RSS订阅看到本文,请点击标题,以聆听背景音乐)

My 2009

我总是在想,我总得做些什么,做些什么不一样的事情。

而这一年里我干了些什么?

每年的最后一天我都会这么问自己。显而易见的,最可怕的答案就是什么都没干,或者是什么的都干了一下,然后没做好——那会让我感觉我在杀死自己——就像是我能活80岁,然后在79岁就自杀了。每浪费一年,我的生命就消失了一大截——

而生命实在是太短暂了。 Read More

又入新年

By | 摄影生活, 摄影作品 | 4 Comments

又入新年-谭柘寺的屋顶

齐豫的声音真是空灵。白天听她的佛经,晚上就听些钢琴曲。都是安静的,让人充满幻觉的音符。

我的零七眨眼就结束了,好像在零六年年末的时候,我还写过一篇回顾的日记,这会儿忽然就已经又过了一年。记忆中,我是零五年来到这里,零二年高考,九六年进中学⋯⋯大多数事情都发生在上个世纪末的时候。

当然,我已经差不多完全忘记了。

我的记心很不好,初中的记忆已经相当模糊,小学时期在我脑子里更是几乎没有留下痕迹,甚至我都记不起那时侯的同学——除了一个常年欺负我的男生以外。似乎那时侯的小学里等级观念严重,所有的班干部一定是逐级提拔,而我自从“平步青云”到大队长之后,那个男生好像有了更多盟友。初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女孩子。幸福,期待,伤心,失落,反叛,几乎都在那一时刻来到。而高中的记忆又被另一个女孩充斥,这一次所有的东西来得更浓郁一些,不同的是少有幸福。期待,伤心和失落成了生活的主旋律。即使是幸福,也似乎只是一厢情愿的在小角落里偷偷给自己找来的幸福的理由。那段日子很难熬。另外就是,我当了干部,办了杂志,成了常委。

整个大学里我只做了两件事情,摄影协会,和呆呆论坛。入党考试的时候因为没有作弊(可别人都做了),被伟大的党挡在大门外。四年我没能记全班上同学的名字,因为我很少去教室上课,可我仍然是许多老师最喜欢的学生。记得高二的时候我说要办摄影协会,结果一年后拥有了上千的会员。大三的时候我说也想要奖学金,结果连拿两次,直到我毕业。

毕业那天欢呼着离开。

时至如今,却只剩下伤感,和暗自香浓的怀念。

零六零七,这是最无趣的两年。虽然我已有了其他人羡慕的那些东西。虽然我仍然在摄影,在大学教过课,去其他城市做些讲座,甚至自己办过班。虽然我也拍了一些东西。而事实上一切并不如意。唯一开心的是听说我终于连团员都已经不是了——长嘘一口气。从小学就被迫开始的政治身份终于褪去了。

我是老百姓。

零七的摄影日渐浮躁。当技艺没什么长进时,我就关注起器材的方面来,从徕卡MP到哈苏H3。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抱起了我那台简单的小相机。擦擦干净。今天买了些胶卷,黑白的,还有新的药剂,以及一个小小的随身包。

最近也频往已经深有感情的潭柘寺,住在寺门外,寻求清静,求得悟心。或许,我该去做些我擅长的喜欢的事情,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就像以前那样。就用这只定焦头,仅仅胶片,仅仅黑白。六年前那随身携带相机的习惯也将要重新开始。

还有。

或许我可以尝试与宗教有关的摄影。

封存相机,闭门静思

By | 摄影生活 | 5 Comments

  我面前的疑惑与阻力已经越来越明显。

在朋友的建议下,我会把相机封存60天,8月5日之前我不再拍摄一张照片——即使需要带领学生外拍,或者有其它任何重大活动——这个决定也不会改变。我会把相机擦干净,放回防潮柜里。然后回头想想: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现在是什么一个状况,以后该怎么走。

安。中国摄影。

By | 摄影生活 | 10 Comments

  好久没整理过最近的片子,也好久没有写过博客了。

我真的不太想再在国内呆下去。这里的摄影圈子总是充满着一种奇怪的空气——浮躁、狭隘、媚俗,还自满、善妒。在这里只能说好话,只能说假话,而那些所谓的摄影人,看不得一丝批评的字眼。在这里,你只能和大家说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而一旦你稍有不同,你就是出头鸟——是要被打的。

我写的文章虽然让不少人开始思考,但最终还是在那几个人的唾骂声中睡去。面对无厘头的偏见,我已经不想再回复,不想再说明,也不想再提起。虽然刚开始撰写它时我就知道,一定会引起些波澜,有人要吵起来,但我一直天真的以为引起的应该是学术上的讨论,观点上的争执,没想到他们完全不直接针对文章的观点本身,转而在我身上找别的岔子——人无完人,他们如果在我身上找岔子,我相信能找出100个够有发挥余地的题材来。那些人都很聪明,也能言善辩,他们能在一些毫不起眼的地方揪出抨击你的理由,并且转移大家的视线,偏离你的话题,达到他的目的,稳住他的江山。

在学者中,有讨论是好事,有争执也代表着有发展。但或许那些人应该好好学习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有意见,对事不对人。“说老实话,凡事只要对事不对人就好,那些针对个人进行的人身攻击,特别是借助网络这个形式出现就只能理解为发泄自己的私愤或者是想夹带自己的私心而已。”。

话又说回来,我捅中国摄影的痛处,还是为了摄影的好。我们是先知腹痛,然后才会派遣大军免疫,才会吃药和休息,才会病愈。而那些人可能宁愿打麻醉剂,吃安眠药,不愿面对疼痛——直到腹内腐烂而亡吧。中国有很多很好的谚语,类似良药苦口云云,现在好像已经没有人能记得了。

安。中国摄影。我一文反把自己弄得疲惫、伤心、失望。看来光说说是没有用的了。

附上文中所指文章的链接:《浅谈近年来中国的摄影——写在零七年春》

浅谈近年来中国的摄影——写在零七年春

By | 摄影文章 | 82 Comments

(本文欢迎引用,但请注明出处:LEON的摄影术 http://byleon.com

关于摄影

虽说2月还没过完,天气也未见任何好转,但也算是春天了。

刚才去了POCO摄影,转了一圈又出来了,也去了新摄影,没能熬得住,只呆上了半分钟。中国摄影的腻味已经病入膏肓。放眼望去,无非是歌颂祖国大好河山,赞扬社会主义新生活,号召关注希望工程,或者充斥着民族风、西藏风、拆迁风,和各种油腻光滑千篇一律的女子。若有创新,也是把功夫都下在了“技术”上,换一种光,换一种妆面,换一种片幅。

有人问为什么?dodolee说得很对,因为我们伟大的党喜欢。事实上不只是摄影,在中国几乎所有能上得了台面的艺术,都脱离不了这几个圈圈套套。

时尚摄影还稍微好一点,至少政治因素所带来的影响不是那么的明显。偶尔也能找到几张不错的片子,还是比较有意思的。可是大多数所谓做时尚摄影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特别是最大的那一群体——也就是所谓的摄影沙龙中,那些所谓的摄影发烧友们。近些年的摄影沙龙的活动是组织得越来越规范,大家背着昂贵的摄影器材,某个时间在某处集合,然后就拿起镜头狂扫约来的模特。小一点的沙龙是不收钱的,化妆师和模特都是志愿者,大一点的沙龙就收他个十几二十块钱一次,付给模特和化妆师。

关于器材

我参加过几次不大不小的沙龙拍摄,也从此拒绝去参加任何类似的活动。背着相机的人个个傲气十足,满是一副“大师”表情。见面第一件事就是讨论器材,你用什么机器,我用什么镜头,成像素质如何,背景虚化怎样……这也是中国摄影人的通病——器材总是首当其冲。在这里的氛围中,拿大炮的总是大师,拿徕卡的总是牛人,即使摄影水平实在拿不出手,那也是“深沉”,是“另类”,是“我们还到不了那个层次——看不懂”,如果连这样的头衔都硬装不上,那还是值得所有人羡慕一把的——不为别的,就为人家手中有更“好”的机器。我甚至见过一个网友的个人签名:“再穷也不能穷镜头”。

……无语了。

有句话大家都会说,说不定还一直挂在嘴边说:器材不重要。可是到底有几个人真正明白的呢?恐怕都是借这句话来隐射一下自己的“超凡脱俗”罢了。

关于模特

沙龙中,一旦模特化装完毕,就有人高声呼叫,出发咯——!“到哪里去拍?”“去草地吧!”好不容易听到有人反对:“不要去草地!多俗啊!”,以为还有稍稍清醒之人,接下来马上听到一句够绝对够分量的话:“我们去喷泉吧!”

……顿时大汗。

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把模特身上打湿,让薄薄的衣物紧紧贴在身体上呢?呵呵,真是百拍不腻,也不知道这群人是在玩摄影,还是玩模特。

这不是特例。大家看看吧,现在漫天飞舞的“摄影作品”里,女孩子无非是“可爱”“冷傲”“性感”,背景无非是“废墟”“草地”“街景”,当然,如果在室内,十有八九是在浴缸,稍微含蓄一点,就是躺在沙发上,或者某个墙角里……露腿是必须的,露得越多越好,裙子是必备的,或者干脆一件长T恤,或者一条浴巾,裙子都省了。此外,还要把美腿抬起,撂在沙发靠背上……如果是性感路线的模特,一定是似看非看的眼神,微微张开的小嘴,把食指轻轻放在嘴唇前方……咔嚓咔嚓……十几个所谓的摄影师围成一圈开始进食。

关于人体

所谓的户外人体摄影更是有趣,总是荷塘为背景,模特在中间,50多个摄影人密密麻麻围在周围,不停的摆弄模特,一片壮观的快门声……你不用反驳我,我只是举个例子,你无非就是想说,背景不只是荷塘?对,呵呵,还有长城,废旧工厂。没了。那场景,就像是数十只恶狼,围堵在猎物跟前,流着口水享受美味大餐。嘘……别急着插话,你想说这是艺术?呵呵。最可恨的就是这个——所有人照出同样的景,同样的肉,同样的感觉和氛围,没有创造,没有加工,甚至没有美感!我真的不能理解,那些人拿着这些充斥着媚俗之气的作品,是怎么跟人解释成艺术的?艺术两字,慎用为好。

对于乐于此道的摄影人,我觉得有一种形容是再贴切且不过的了:狼。亦是饿狼,亦是色狼。只是人家装得比较文化,比较高雅罢了。

引用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的观点:中国的外景人体摄影,也就是集体意淫。

关于协会

我好像一直都在说中国摄影的痛处,但这些话仍然不得不说。

中国的摄影,一直在某摄影家协会等组织的“领导”下“茁壮成长”。记得摄影家协会一时也成为谈论的焦点,有人提出疑问,说到底是成为了摄影家才能进摄影家协会,还是进了摄影家协会就成为了摄影家?

摄影家协会的入会规则是一条又一条,在某某及某某“权威”杂志上发表论文多少篇,举办过个人展览多少次,获市级以上奖多少枚……甚至有“从业摄影行业多少年”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条款。重重的门槛就像是过滤网,让那些善于交际,热衷各种比赛,看似荣誉一身的“摄影师”们顺利通过,却把真正潜心修行摄影,独具特色的创作者们挡在门外。

其实这就是中国的习惯。表象始终是最为重要的因素。

关于比赛

我在读书的时候也一度过参加过几个比赛,也顺利的获得了几个大奖,但那过程却是非常痛苦的。我需要在大堆的我不喜欢的作品里拿出评委喜欢的那几张,然后再三犹豫,昧着良心交上去。领奖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边脸在笑,一边脸在哭——手捧着自己觉得实在是拿不出手的作品,却被大家认同?你可以想象那是多么矛盾的瞬间。我实在看不出来那些获奖作品有什么意义。

说着说着又回到本文最初,比赛中凡是获奖的作品,也无非是歌颂祖国大好河山,赞扬社会主义新生活,号召关注希望工程,或者充斥着民族风、西藏风、拆迁风,和各种油腻光滑千篇一律的女子。

有没有人想过摄影比赛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接触到的很多人都在想方设法通过举办比赛赚钱,他们也多次要我帮忙出些赚钱的点子。然后他们可能会打出更“好听”一些的旗号——比如前几年可能是打出三个代表,现在应该就是构建和谐社会。比赛的主办单位是越大越有号召力,就好像真的越是权威。我(或者我的单位)如果哪天没钱花了,办个比赛,找到某“权威机构”,说能不能“挂上”你们的名字,办个比赛呢?然后给个十几二十万,就变成了“主办方:某某权威机构”。于是消息一放出,全国相应,群“英”荟萃。

然后就是可怜的人民参加比赛,获得荣誉;拿着荣誉,获得头衔……

这简直成了一条畸形的产业链。那些弄摄影的人,对全国有几个比赛,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都是了然于胸,一年又一年的创作也总是跟着比赛的主题走。而比赛的主题又能有什么呢?歌颂祖国大好河山,赞扬社会主义新生活……于是又绕回了老话题。

关于创新

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谈论,中国人所谓的创新总是被挂在嘴边,但又总是特别的局限。但是大家又早已习惯——从我们国家开始提倡创新的那一刻起,就一直都以为创新真的就只是那个样子。

中国摄影人的技术已经是非常熟练,他们使用器材就像使用自己的器官一样的得心应手。而我所见到的中国摄影的创新,也基本上都在这个方面上。我不只是指相机,也是说背景,灯光,模特,造型……一切的技术,都被伟大的中国人民发展得淋漓尽致。由于历史和政治上的原因,在摄影中的所谓创新,更确切的应该说仅仅是技术上的新尝试,和老技术的新组合。

这些做摄影的人,真正的思维非常固定,摄影价值观狭隘,而又非常可怕的极度统一。百花齐放,我看不到。看到的只是红玫瑰、白玫瑰、、黄玫瑰、紫玫瑰、黑玫瑰——虽说也是“五”彩缤纷,但是也是换汤不换药——索然无味。

最后的话

中国的艺术发展史是畸形的,是浮躁的,是政治的,是建立在个人利益得失上的,摄影的艺术发展史也同样难逃厄运。

我在前面说过,少数人的摄影还是比较有意思的。我并不是想在这里把中国的摄影说得一无是处,而是摆出近几年摄影圈子中最刺眼和最让人担忧的部分,也算是一吐为快,望能引得各位的少许思考。如果忍不住想反驳我的观点,或者一起探讨摄影艺术,各位也可来我的博客:http://byleon.com,本文的地址是:http://byleon.com/archives/21

——只是另一个与摄影一起起舞的人
LEON
2007年2月28日

LOMO,你被误解了

By | 摄影文章 | 3 Comments

(本文欢迎引用,但请注明出处:LEON的摄影术 http://byleon.net

LOMO出现

Jolie开影楼了。这家伙总是在做我最想做的事情。仍然非常记得和她那天冒出的那句话——我问她为什么我的片子总是和她的片子不一样,她说,因为你为拍而拍,我不是……别想太多就是了。

LOMO这个词不好解释,有人也问过我,我就说原本是一种间谍相机,简单,并且粗糙,现在可以用来指摄影的一种自我的状态,色彩艳丽,构图随性,画面模糊并具有随机性。很多人都说用LOMO拍摄是不需要动脑子的,声称要的就是冲洗出底片的时候的惊喜,和这种画面的随机性;有人甚至把LOMO直接称作只管拍的相机。

于是原来对Jolie的问题现在转移到了LOMO上。摄影真的不用想的吗,LOMO真的不需要用想的吗?

LOMO确实给摄影的概念带来了不小的冲击。相机普及之后,拍照便不再是少数人的技能,也不再神秘,但是“摄影”这个两个字,仍然是少数的艺术工作者们的专用词语。“拍照”和“摄影”之间的界限比较清晰。LOMO相机的复兴似乎打破了这一鸿沟,让普通人的拍照,一下子可以够得着摄影的高度。LOMO作品开始上杂志,办展览,甚至开始成为了一种文化。

事实上,LOMO并没有像少数保守派摄影者担心的那样,将摄影的身份降低,而是在协助着摄影术的普及。事实上近几年来,摄影术从未像如此大规模且深入的在年轻人中流行过。

LOMO与摄影

前一段时间看到的新闻,一个人完全丧失了视力,在经历了巨大的悲痛之后他决定拿起相机来,替代他的眼睛,来记录这个世界。换一个角度来想,如果我们不用“想”的去拍,那将和这位勇士体验到一样的过程,也得到一样的结果——你的相机替代你记录了这个世界——而仅仅是不经任何提取的记录而已。

我们期待的LOMO作品似乎不是如此,我们期待惊喜,期待视觉上的冲击与享受,期待打破常规,期待诡异的构图、色彩,这一切需要我们去提取。LOMO会有很多“随机”的因素,仔细研究,却会发现时明时暗的暗角与光线的强度有关,漏光的效果与是否让光线直射相机背面的视窗有关,而构图完全是由你自己掌握……这些“随机”的因素似乎并不是随机的了。

于是另一个更难回答的问题就产生:如果你知道怎么控制“随机”,你会去控制它吗?

不可否认的是,“随机”给人带来的“惊喜”会更多一些。可是它却不能带来更多更好的作品。当你拿上你的相机,准备拍摄的时候,时间是有限的,机遇是有限的,很多场景很多瞬间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如果这个时候你随随便便按下快门,去指望一个概率来出现所谓的“惊喜”,你会觉得有些遗憾吗?

我要掌握这种机率,要用我的手和眼睛把LOMO的魅力发挥到极致。

LOMO到底是什么

买相机的时候,有个小女孩在问店主喷绘在墙上的照片的事情。店主说你喷这个干嘛,女孩说挺好玩的,想要做个展览什么的。胆子很大,我却觉得这点子还过得去。你可以把你的生活展示给大家看——但是请注意,你的展览可能更多的意味着公开一个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可能更接近于一种具有社会学意义的行为,那种意义可能并不是向你想的那样,在于你的照片。

事实上很多LOMO玩家都以为自己在做摄影,玩艺术。

觉得并不是好的现象。这样下去,LOMO可能不但没有起到普及摄影的作用,反而误导了人们,偏离了摄影的轨道。

LOMO,对于更多人来说,意味着记录你的生活。意味着一种玩具。

——只是另一个与摄影一起起舞的人
LEON
2007年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