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摄影器材

奥林巴斯OM-D E-M5私人评测及解惑:微单当道!(一)

By | 摄影器材 | 9 Comments
奥林巴斯 Olympus OM-D E-M5拿在手中的大小

奥林巴斯 Olympus OM-D E-M5拿在手中的大小
图片来源:www.ephotozine.com

我是“外貌协会”的“核心骨干”,LOGO不好看的APP我没有下载尝试的兴趣,外形不好看的相机对我的吸引力也几乎为零,我不相信一个连外观都做不好的公司会做得了的优秀的产品。另一方面,我又是个非常怀旧的人,喜欢工业时代的硬朗、干脆的线条和实用的设计,这也是我在最开始买单反时没选择圆呼呼的佳能,转而购买了尼康的原因。所以,我使用Nikon FM2、有了Leica M6、钟爱富士X100——这都是情理之中,但我突然又有了奥林巴斯的OM-D E-M5——这次完全是意外之喜。

奥林巴斯最初联系我的时候,我只做了简单的声明——“保持中立”。和任何器材厂商打交道前我都会先提出这个前提——好的产品我自然会分享,糟糕的缺点我也绝不留情。不久之后,奥林巴斯的高层就特地来到了北京,上海的同事们也特地赶了过来,并为我举办了简单的赠机仪式,送给了我这台OM-D E-M5,希望我能使用并为产品提出更多建议。当天我发了一篇微博,之后的几天不断有网友问我对这台机器的感受,我说,等我用一段时间再讲,家伙还没用熟呢,评价什么都是不负责任。不过现在,是时候聊聊这家伙了。 Read More

我真的不太喜欢富士X-pro1

By | 摄影器材 | 10 Comments

自上次撰写了《富士X100私人评测:献给少数摄影人的创作利器》一文,我好几次在微博上被问到对富士X-pro1的看法,以及X-pro1和X100的差异。一一回答太麻烦,干脆再写一短文,简单说说我的看法。需要声明的是,我只有富士X100而并没有X-pro相机。虽然卡图摄影教育中心的韩冬老师有X-pro1,我也曾把玩过,但只能算是略有了解。所以,我对X-pro1的意见只供参考。

富士X-pro1的优缺点点评,X-pro1与X100的选择

富士在X-Pro1的宣传上下足了力气,把它描述成了一台非常厉害的跨时代的相机,但我确实不太喜欢它。优缺点分析如下:

Read More

《只为拍张好照片——懒家伙的摄影入门书》已在全国范围内上市

By | 摄影讲堂 | 20 Comments

久等了!我从去年10月开始撰写这套书籍,致力于为大家提供最轻松、实用、富有成效的摄影教材。现在,据朋友们的反馈,我这本书已经在全国范围内上市。不只是新华书店、图书大厦和摄影器材城,也包括网上的书店,比如当当拍拍卓越亚马逊,境外的朋友可以通过网上途径购买。繁体中文版在台湾上市的时间还未确定。 Read More

《只为拍张好照片——懒家伙的摄影入门书》前言

By | 摄影讲堂 | 16 Comments

  我知道,我知道,你并不想事情变得这么复杂——或许你只是买了台相机,想用它拍些漂亮的照片了。或许你不需要用“摄影”养家糊口,不需要去做一名摄影研究者,又或许你想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职业摄影人,创作出完美的作品,但却不能忍受那种无聊痛苦的学习过程⋯⋯事实上,我知道你没有太多时间,也没有太多精力来翻看那些枯燥的课本,你并不想把“拍照”这么一个愉快的事情弄得如此糟糕。要知道,光是上班、上课——我们就已经够累的了。

  所以呢,我开始为你写一套能让你爱上的摄影书。这是第一册,送给准备入门的朋友。

  当你读到这一行,你可以想像到当时的我坐在电脑前,正带着耳机,听着美妙的钢琴曲,手指在键盘上舞蹈——一行行字就这么蹦了出来。写下我对摄影的想法这件事就像摄影本身一样,是一种甜美的享受!是的,摄影本身就是让人愉悦的!

  那我们就在这种愉悦的浸泡中学习摄影吧!我在这里会讲很多有趣的事情,从水龙头、水闸与水池子之间你进我退的“暧昧关系”,到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发现的视觉上的“错误的常识”⋯⋯或许你的眼睛已经鼓得大大的了:嘿,瞎说什么呢?这不是“摄影”教材吗?别着急,奇妙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当你读完这本书,你会惊讶的发现自己懂得了所有的摄影常识。 我是一个大懒人,我在自己学习摄影的时候,曾用一些简单的类比和想像来记忆那些让人头昏眼花的复杂问题,我知道你一定对这些快捷并卓有成效的方法很感兴趣,所以现在我讲给你听。 Read More

给Leica M6 TTL拍摄肖像照

By | 摄影作品 | 24 Comments

昨晚Amy在计算机前整理作品,我得找点事情做,比如:给我的Leica M6 TTL拍摄一组肖像照。

这台Leica M6 TTL相机产于1999年,镜头生产于1998。我不知道它的上一位主人为什么要买它——很显然它几乎没有被使用过,直到现在才开始履行自己的终身使命。而那些买了相机不使用,反而细心“收藏”的家伙,实在是有些对不起那些一辈子都在寻找最佳办法改善成像品质的光学专家和打磨镜片的老师傅。

或许我的学生现在正阅读到了这篇文章,我想说明的是:我不会在我的博里强调任何关于Leica相机的“材料”、“质感”之类与摄影技术无关的问题,以免把大家带到一个学习摄影最忌讳的误区中去。这篇文章只是用图片给你展示一台相机,你可以看清楚它的所有关键结构,或许籍此对旁轴相机有进一步的感性认识。另外,除了你能看得到的精致和特别之外,Leica M6 TTL旁轴相机实际上是一台非常原始的机器,她没有自动对焦,最高快门速度只能达到1/1000秒(远远落后于单反相机的1/8000秒),甚至都没有光圈优先功能,你还得手动控制光圈和快门速度!所以,除非这个活化石真的适合你,否则不要轻易动心。

跨越时空的恋爱通常都是痛苦的。

Leica M6 TTL

这是Leica M6 TTL的正面肖像,镜头是Leica Summicron-M 35mm f/2 ASPH,使用了非球面镜片,被誉为成像素质最优秀的35毫米镜头。我不想关注它的光学参数,但我那些照片仍然吸引了我的注意:这支镜头的表现确足够优秀,不仅全开光圈时成像依然很棒,画面几乎没有畸变,你甚至很难找到旁轴相机中难以克服的暗角问题。

Read More

居然偶遇原北京照相机厂附厂长

By | 摄影生活 | No Comments

走在路上居然莫名其妙的遇到原北京照相机厂的附厂长,真是巧了。虽然久仰大名,但是还是不太了解北京照相机厂的情况,于是查了下资料,粘贴如下:

Greatwall Camera

北京照相机厂前为大来照像机天生,是我国最早生产照相机的厂家之一,它曾有过辉粕业绩。

1956年,在创始人刘学滨先生的带领下,以德国徕卡相机为蓝本,开始试制仿徕卡相机,由刘学滨先生亲自研制相机快门,郝晓时先生负责机身的研制,由于当时我国还处于相机生产的初级阶段,又受到技术、设备等限制,仿制工作极为艰难,全部零部件均需要手工制作,在这种艰难的条件下,该厂试制成功了仿徕卡2型相机,并以“大来”命名(图一)。大来135相机,是我国最早的仿徕卡相机,它比著名的上海58-2相机还要早两年时间。除了摄影镜头外,其他部件全部由大来厂自己设计制造。为其配套的摄影镜头是进口的coated 50mm f3.5镜头,镜头接口为M39×1螺口,快门为横走式布帘快门,快门速度为1/1000秒至1/20秒及B门,它的快门速度要比徕卡2型相机快一级,在那种简陋的条件下,大来厂起步如此之高难能可贵。这部相机的测距与取景分为两上视窗,与徕卡相仿,使用上不如后来的上海58-2方便,但它在徕卡2型的基础上,增加了背带吊环儿,使携带更为方便。在机顶上有“大来”模压商标及“北京大来照相机厂”字样,并有独立模压机身编号,编号由100101开始。北照厂现存的一台大来15相机机身号为100104。由于文革期间将相机视为西方文化,大部分相机已被砸毁或丢失。这台大来135相机可能是目前仅存的一台。大来135相机试制成功后进行了试拍,证实其机械性能优良,像质极佳。这在当时也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喜事。

1956年8月4日《北京日报》以《看,咱们的国产相机》为题并附有该机拍摄的长安街照片做了专题报道。随后,《人民日报》、《工人日报》等也相继作了报道。大来135相机的试制成功,可以说是我国相机史上的里程碑。但遗憾的是,大来厂仅试制了12台样机,便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继续生产下去,因此,目前极难见到大来135相机,它也成了具有特殊意义的“珍品”相机。

1956年大来厂生产的另一款以“大来”命名的相机是120双镜头反光相机(图二)。它是以“RICON FLEX”为蓝本设计制造的,取景与摄影镜头均是80mm f3.5镜头,取景镜头上有“大来照像机厂”字样,快门采用镜间快门,速度由1/300秒至1秒及B门。旋钮过片,红窗记数,用现在的眼光去衡量它,实在没有什么特色,但它却称得上是我国第一台120双镜头反光相机。它为我国120双镜头反光相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具体生产数量不详,此机机身编号为00176。

1957年大来厂转为国有企业,更名为“北京照相机厂”,大来120相机也被命名为“长虹”,大来与长虹在结构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将商标作了改动,取景镜头上改为了“北京照像机厂”(图三),生产了约7000-8000台。

1959年,又将“长虹”改名为“天坛”,字体为繁体字(图四)。天坛相机可细分为三个版本,前期为繁体字天坛,后来又改成汉语拼音字母的TIANTAN(图五),这两款相机只是字体不同,功能完全相同。后期,又试制了摇把过片的“天坛”相机(图六)。快门速度提高了一级,由1/500秒至1秒及B门,这种摇把过片的天坛相机生产数量较少,目前较难见到。

1959年生产的一款简易胶木135相机是“星光”(图七)。快门速度只有1/25秒及B门。镜头光圈只有F8、F11、F16三级。同年生产的另一款简易胶木120相机是“蓝天”。快门速度只有1/25秒及B门,镜头光圈只有F8及F11两级光圈。可以拍摄6×6及6×4.5两种画幅。

1964年,北京照相机厂试制了两台“北京”牌EB135单反相机(图8),镜头为50mm f1.4,快门速度由1/1000秒至1秒及B门。这台相机的镜头是由“北京玻璃研究所”研制的,据北京照相机厂郭建春先生介绍:当时北京玻璃研究所与北京照相机帮同属一个系统。该机设有机械自拍机及附件插座,使用闪光灯时需用闪光联线,在机顶左侧倒片钮下设计了胶片感光度调节盘,快门设有快门锁,在机背右上方有“北京玻璃研究所研制”的字样,机背左上方有机身编号,此机编号为10001。(图9)

1968年,北京照相机厂以日本理光超级SHOT相机为蓝本,生产了国内首架具有手动上弦、发条输片功能的金属制造,镜头焦距为45mm,最大光圈f2.8,四片三组天塞结构,镀有紫蓝色增透膜。快门采用镜间快门,快门速度设有1/300秒、1/125秒、1/60秒、1/30秒及B门,并设有机械自拍机及PC插座。在取景器内有半身、全身及远景调焦显示,取景放大0.5倍,装有取景亮框,双影重合测距,自动计数等。北京SZ-1具有文革时期的特色,机身上有毛主席手写体“为人民服务”字样(图10)。这款相机共生产了2000架左右。机智央编号由000001开始,镜头编号则由00001开始。在北京SZ-1相机的说明书封面上印刷的却是带有“毛主席万岁”字样的北京SZ-1相机(图11)。说明书内的图片,也是带有“毛主席万岁”字样的北京SZ-1图片。笔者曾请教几位北京照相机厂的老师傅,都不知道有带“毛主席万岁”字样的北京SZ-1相机,北照是否生产过带有“毛主席万岁”字样的北京SZ-1,目前还无法证实。后来中央不允许以城市名称为相机命名,北京SZ-1相机则改名“红光SZ-1”(图12)。后来又将商标作了改动(图13),机身编号改由68XXXX开始,并在机背上膜压了繁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字样,但这两款相机只是一个过渡,没有正式投产,最后还是决定以“长城”定为北京照像机厂的产品商标名称,“北京SZ-1”则正式更名为“长城SZ-1”(图14)。早期的部分长城SZ-1相机,延用的还是北京SZ-1的零配件,结构完全相同,取景器内右上方有半身(红色)、双人(黄色)、亭子(绿色)调焦范围显示。这台机身编号为720559的长城SZ-1相机主是如此,并且机背上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字样。稍后的SZ-1相机,可能是为了降低成本,取消了取景器内的调焦显示,因此,取景器内带有调焦显示的长城SZ-1相机也很少见。

1976年,对长城SZ-1稍加改进,命名为长城SZ-2(图15)。SZ-2相机主要是将镜头上的调焦机构作了改进,其基本功能与长城SZ-1系列相机可细分为5款,其中SZ-2产量最大,长城SZ-1次之。目前在北京的一些二手市场上还常能见到长城SZ-1及SZ-2相机,价格通常在100-200元之间,“北京”及“红光”SZ-1却较难见了。

1970年以德国Rolleiflex XL66相机为蓝本,试制了两台“长城EF-1”120单反相机(图16)。镜头焦距90mm,最大光圈f2.8,镜头前端有“中国制造”及长城商标,镜间式快门,快门速度由1/500秒至1秒,有X及M闪光同步插座。此相机试产了两台样机,据郭建春先生介绍:80年代后期,有一台被别人盗走,目前仅存一台EF-1相机,机身编号为70001。

1971年该厂试生产了部分“长城BS-3”135平式取景相机(图17),镜头焦距45mm,最大光圈f2.8。快门为镜间快门,速度为1/300秒至1秒及B门,设有机械自拍机,卷片机构设计在相机底部,此机产量有限,没有正式上市。1972年,仿制禄莱35B相机试生产了一款长城35相机(图18),机身底部有闪光同步座及提示盘,镜间快门,速度由1/500秒至1秒及B门,镜头焦距40mm,最大光圈f3.5。此机也只试制了5架样机,没有正式投产。

1973年,北照为人定做了5台“长城35”相机(图19),镜头焦距40mm,光圈选择范围f3.5-f22,镜头上无编号,机背右上方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字样,闪光由不座及ISO提示盘设计在了相机底部。此机机身编号为730001。1975年,以尼康玛特FTN相机为蓝本,试生产了4台“长城DFA-CL”135单反相机(图20)。镜头焦距58mm,最大光圈f2,快门速度由1/1000秒至1秒及B门。M/X闪光同步插座。从相机正面看,如果没有长城图标及商标,确实像尼康FTN相机。回顾北京照相机厂40多年的历史,“大来”开创了我国相机生产的先河,北京照相机厂有过惊人的杰作,它的几款试制品相机,代表了北京照相机厂六七十年代的生产水平,如果能够正常发展,应属我国相机行业的支柱企业。

进入8-年代,我国各大相机厂开始向135单反相机发展,不知为什么此时北京照相机厂却退出了生产135单反相机的行列,一直生产自己的独特产品——DF系列120简易单反相机。后来,北京照相机厂与日本柯尼卡公司合作,北照的先进设备令柯尼卡公司的考察人员大吃一惊。合作后生产Konica C35ET3轻便相机,其优异的成相质量,在全国相机评比中曾名列前茅。C35ET3也是北照80年代的主导产品。

90年代,北照又与香港宝源公司合作,建立了“北京北照宝源光学工业公司”,以生产轻便“傻瓜”相机为主,年生产能力为300万台以上,并销往世界各地,该厂虽然相机的产量极大,但只是大众化的产品,昔日的辉粕已难再现。

原文地址:http://home.chyangwa.com/friends/sy916/lanmu/guochan/view.asp?recno=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