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发了一组作品,有人喜欢,我就回了个笑脸。一位学生说,嚯,原来叶老师也喜欢听恭维的话。是的,我当然希望我的照片会被人喜欢。

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被人认可,又希望我的作品不被太多人赞同。我希望我是社会的一份子,但同时也希望自己与众不同。

后来我在一个社群里发图让群友们对我的照片水准进行投票,喜欢与不喜欢的投票数量之比几近1:3。对于这个结果我也很开心,因为在尝试之前我担心的就是大部分人都喜欢我的作品——那我得多普通、无趣?

人作为社会型的动物,若想要安全地存活、繁衍,最好的办法就是与身边的其他同类和谐共处,这是人类动物性的一面的要求,是肉体的要求,是基因的要求。我们讲“枪打出头鸟”,就是主张不要试图脱离你的群体,要安静的做个老实本分的普通人——和其他人一样。这样大家都会喜欢你,不会排斥你,你也能安全地获得生存的资源。

但灵魂或许不这么想。它总是跃跃欲试地试图证明自己存在——一种凌驾于肉体之上的存在,一种不服从基因规则的存在。灵魂要做肉体的王。它的基本要求是要让我们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因为只有这样,灵魂(或思想)本身才有存在的价值与意义。于是,人作为一个有灵魂的社会型动物,其自身就是一个难以调和的矛盾体。

我曾试图在动物性的基本要求和灵魂的高贵理想之间做出选择,而这种单选题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惑。最近我忽然发现,其实这两者都是“我”的组成部分,不可分割。我是动物性的人,也是有灵魂的人。我开始尊重我的动物性的需求,也不忘了安抚孤傲的灵魂。

于是,我喜欢,也不那么喜欢被赞赏;我不是那么喜欢,但也有点喜欢被孤立。我总是在寻找知音,但又希望知音只是这个世界上的极少数人——例如十亿分之一。听上去和以前一样不是吗?不,一旦我认同动物与灵魂这两种成分都是合理地存在并共生,那么矛盾就不再是矛盾了。

所以,下一次,当有人又赞了我的照片,我又回复的笑脸时,你应该明白了,那怎会只有一张笑脸那么简单。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